牢记历史!常德细菌战幸存者徐万智用事实穿越真相

2017-11-24 09:27:04 deshang 834

图片关键词


关键词:徐万智、细菌战、七三一部队、鼠疫、对日索赔、原告相继去世 

    

 细菌战亦称“生物战”,是利用细菌或病毒作武器,以毒害人、畜及农作物,造成人工瘟疫的一种极端灭绝人性的罪行。

1941年11月4日,日军在湖南常德发动细菌战。常德成为日军心腹大患,在无法分出兵力攻打常德的情况之下,1941年11月日军对常德进行了鼠疫细菌的投放。常德正在饱受细菌战的煎熬,常德地区鼠疫史无前例大流行。

常德细菌战造成7643名同胞无辜丧生。还有数以万计的同胞染病。
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▲中国人民要求日本政府向细菌战受害者谢罪、赔偿

图片关键词

▲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


图片关键词

▲细菌战日军部队


常德细菌战幸存者:徐万智


图片关键词

今年77岁的徐万智是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常务副会长,原籍常德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,距离常德市区十多公里。76年前,日军在常德投下鼠疫菌,他一家5位亲人丧生。

从1997年开始,这位古稀老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诉讼,走村入户,起早贪黑,搜集日军细菌战的罪证。让徐万智担忧的是,20年间,参与对日细菌战诉讼的原告已有2/3去世。

老人最担心的是:“我怕等受害者全部去世了,这段历史就再也没人知道了。”


飞来横祸,5位亲人死于日投“鼠疫”

1943年9月一天,徐万智的父亲在常德城卖米回家,高烧不退,脖子肿大,口吐鲜血,很快身亡。之后,徐万智的亲哥哥、堂哥、叔叔和奶奶,接二连三染病身亡,连同部分发丧的村民也相继失去生命。

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,让徐万智至今不能释怀,“整个老家那里,一片死气,别人都不敢离我们太近,只当是发了‘人瘟’。”徐万智表示,原本他家是一个中等家庭,因为变故债台高筑,一贫如洗。

舅舅看到徐万智年幼,就接去他家。但到了舅舅家,徐万智也出现了一些鼠疫症状,后来舅舅给他吃一些草药,才算捡回一条命。但多年后,他仍需要经常吃药,身体异常虚弱,再也恢复不到正常人的体力。

图片关键词


细菌从何而来?

1941年11月4日清晨,常德上空传来防空警报,城内居民像往常一样躲避空袭。空袭警报直到下午5点才解除。

这次,日军飞机没有像往常一样扔下炸弹,它只在上空盘旋了3圈,撒下了一些破布,烂棉花、谷子、麦粒、黄豆等36公斤重带鼠疫的跳蚤,然后,飞机往石公桥方向飞走了,因为当时的石公桥是湘西各县的物资集散地。

日军投下谷子和布条后不久,经营食品、布料的地方就多了很多死老鼠,特别是卖肉、鱼、粮食的商铺里。“白天老鼠看到人却跑不动,毛发竖立如箭,眼睛发红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”


图片关键词
图片关键词
图片关键词
图片关键词


徐万智迎来新转机

新中国成立,徐万智迎来转机,南下工作队帮助贫困农民读书。在半工半读的岁月里,他学到了电工技术,并在常德市电机厂退休。

1997年,徐万智看着电视里播放日军细菌战在常德的相关报道,回想起自己家庭的遭遇,正是跟报道中的受害者症状一样。恰好1998年正月,有细菌战相关调查人士来调查,他就将自己幼时的经历撰写成材料。后经过专业认定,徐万智为常德市第一批被发现的细菌战受害者之一。

图片关键词



为讨公道,对日索赔奔走20年

1996年,常德成立了细菌战调查委员会。此后,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组织探访常德周边的县、乡、村,搜集当年细菌战的证据,准备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。3年多时间里,徐老和其他受害者一道,共搜集15000多位受害者信息。

1998年,61名常德原告出席了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的第一次开庭审理,经过27次开庭,2002年8月27日,法院宣布,承认日本对中国发动了细菌战的犯罪事实,承认受害者人数是7643人,但对受害者不予赔偿。

但在徐万智看来,败诉并不是终点,他们决定成立受害者协会,继续督促日本政府正视罪行。

从1998年开始,每年11月4日就成了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纪念日。

图片关键词


20年间,2/3原告相继逝世

2011年,常德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

随着幸存者岁数越来越大,徐万智越来越有危机感。在他看来,协会最大的困难是缺钱缺人,工作人员多数已年过六旬,许多年轻人不愿加入协会,写材料、拍照片都找不到人。

协会负责日常工作的有5人,分别是会长高锋、常务副会长徐万智、秘书长丁德旺、常务理事易友喜和胡精钢。如今,84岁的丁德旺和77岁的徐万智年事已高,不再适合四处奔走。负责摄影的胡精钢也已67岁,53岁的易友喜成为唯一能打理协会日常事务的人。除了42岁的高锋外,他是最年轻的协会会员。

“现在形势很危急,必须进行抢救性保护。”徐万智提高了声调,一连叹息了几次“快撑不下去了。”20年前与他们一同对日诉讼的61位常德细菌战受害者,只剩21位在世,多数也都在80岁以上,卧病在床。“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建一个细菌战死难者同胞纪念碑和纪念馆。”徐万智说。

图片关键词




部分文章来源:(常德晚报)



德商首页
新常德
天下德商
德商文化